词人纳兰性德的诗词

2022年11月20日16:33:08词人纳兰性德的诗词已关闭评论


    纳兰性德(1655年1月19日—1685年7月1日),叶赫那拉氏,字容若,号楞伽山人,原名纳兰成德,一度因避讳太子保成而改名纳兰性德。满洲正黄旗人,清朝初年词人。小编在此整理了词人纳兰性德的诗词,供大家参阅,希望大家在阅读过程中有所收获!
    词人纳兰性德的诗词1
    1长相思
    纳兰性德〔清代〕
    山一程,水一程,身向榆关那畔行,夜深千帐灯。
    将士们马不停蹄地向着山海关进发。夜已经深了,千万个帐篷里都点起了灯。
    风一更,雪一更,聒碎乡心梦不成,故园无此声。
    帐篷外风声不断,雪花不住,嘈杂的声音打碎了思乡的梦,想到远隔千里的家乡没有这样的声音啊。
    2蝶恋花·出塞
    纳兰性德〔清代〕
    今古河山无定据。画角声中,牧马频来去。满目荒凉谁可语?西风吹老丹枫树。
    从古至今江山兴亡都无定数,眼前仿佛战角吹响烽烟滚滚战马驰骋来来去去,黄沙遮日满目荒凉又能与谁说?只有萧瑟的秋风吹拂着枯老鲜红的枫树。
    从前幽怨应无数。铁马金戈,青冢黄昏路。一往情深深几许?深山夕照深秋雨。
    从前愁苦凄滚的往事无穷无尽,金戈铁马之地,却是当年昭君舍身求和的路。曾经的一往情深有多深呢?犹如夕阳余辉照射下,深山之中的绵绵秋雨。
    3浣溪沙·残雪凝辉冷画屏
    纳兰性德〔清代〕
    残雪凝辉冷画屏,落梅横笛已三更,更无人处月胧明。
    残雪凝聚的余晖照射在绘有山水画的屏风上,透着阵阵寒意。已到三更时分,远处却传来《梅花落》的笛声。夜深人静突然忆起往事,月色于无人处也好像朦胧起来。
    我是人间惆怅客,知君何事泪纵横,断肠声里忆平生。
    我是人世间一个惆怅的过客,我知道你为何事而泪流满面。怕是在断肠的笛声里,你回忆起了平生的点点滴滴。
    词人纳兰性德的诗词2
    1临江仙·寒柳
    纳兰性德〔清代〕
    飞絮飞花何处是,层冰积雪摧残,疏疏一树五更寒。爱他明月好,憔悴也相关。
    柳絮杨花随风飘到哪里去了呢?原来是被冬日的积雪冰层、严寒的风所摧残了,五更时这株柳树只显得凄冷萧疏。皎洁的明月无私普照,无论柳树稀疏还是繁茂,都把自己的光芒给了它。
    最是繁丝摇落后,转教人忆春山。湔裙梦断续应难。西风多少恨,吹不散眉弯。
    特别是在这柳丝摇落的时候,我更免不了回忆起当年的那个女子。如今斯人已逝,即使梦里相见,可慰相思,但好梦易断,断梦难续。遂将愁思寄给西风,可是,再强劲的西风也吹不散我眉间紧锁的不尽忧愁。
    2采桑子·而今才道当时错
    纳兰性德〔清代〕
    而今才道当时错,心绪凄迷。红泪偷垂,满眼春风百事非。
    现在才知道那时我错了,心中凄凉迷乱,眼泪默默落下,满眼看到的都是春风,事物却非于从前。
    情知此后来无计,强说欢期。一别如斯,落尽梨花月又西。
    明知此次分别之后再无相见的机会,还是勉强约定将来相会的日期。像这样一别,一待梨花落尽,月亮又会悬系在西天。
    3采桑子·明月多情应笑我
    纳兰性德〔清代〕
    明月多情应笑我,笑我如今。辜负春心,独自闲行独自吟。
    多情的明月应嘲笑我的无情,嘲笑我辜负了她对我的柔情痴心。如今她已离我远去,我只能独自一人漫无目的地前行,独自一人悲伤地吟唱。
    近来怕说当时事,结遍兰襟。月浅灯深,梦里云归何处寻。
    近来不敢提起当初的事情,那时我还和她情投意合、相亲相爱。月光凄浅,灯光暗淡,远去的情人就像梦里悠悠飘去的一朵白云,无处追寻。
    词人纳兰性德的诗词3
    1浣溪沙·身向云山那畔行
    纳兰性德〔清代〕
    身向云山那畔行,北风吹断马嘶声,深秋远塞若为情!
    向着北方边疆一路前行,凛冽的北风吹散了骏马的嘶鸣。在遥远的边塞,萧瑟的深秋季节,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。
    一抹晚烟荒戍垒,半竿斜日旧关城。古今幽恨几时平!
    落日时分,一抹晚烟荒凉萧瑟的营垒上,半竿红日斜挂在旧时关城,令人不禁想起古往今来金戈铁马的故事,心潮起伏不平。
    2蝶恋花·辛苦最怜天上月
    纳兰性德〔清代〕
    辛苦最怜天上月,一昔如环,昔昔都成玦。若似月轮终皎洁,不辞冰雪为卿热。。(都成 一作:长如;若似 一作:但似)
    最怜爱那天空辛苦的明月,一月之中只有一夜是像玉环一样的满月,其它时候都像是不完整的玉玦。如果能够像天上的圆月,长盈不亏,那么我作为冰雪,将不惜为你融化。
    无那尘缘容易绝,燕子依然,软踏帘钩说。唱罢秋坟愁未歇,春丛认取双栖蝶。(无那尘缘 一作:无奈钟情)
    无奈尘世的情缘最易断绝,而不懂忧愁的燕子依然轻轻地踏在帘钩上,呢喃絮语。我在秋日,面对你的坟茔,高歌一曲,然而愁绪丝毫没有削减。我是多么希望能和你像春天里双飞双宿的蝴蝶那样在草丛里嬉戏啊。
    3采桑子·谁翻乐府凄凉曲
    纳兰性德〔清代〕
    谁翻乐府凄凉曲?风也萧萧,雨也萧萧,瘦尽灯花又一宵。
    是谁在翻唱著凄切悲凉的乐府旧曲?风萧萧肃肃,雨潇潇洒洒,房里点燃的灯烛又短瘦了,一个凄苦孤独的一夜,在烛泪中逝去。
    不知何事萦怀抱,醒也无聊,醉也无聊,梦也何曾到谢桥。
    不知道是什么事萦绕心怀,难以放下,醒时醉时都一样无聊难耐,就是梦里也没有到过谢桥。
    词人纳兰性德的诗词4
    1虞美人·曲阑深处重相见
    纳兰性德〔清代〕
    曲阑深处重相见,匀泪偎人颤。凄凉别后两应同,最是不胜清怨月明中。
    当年在曲折的回廊深处,我再一次与你相逢。你抹掉泪水,颤抖着依偎在我怀里。分别之后,你我承受着相同的凄凉痛楚。每逢月圆,便因不能团圆而倍感伤心。
    半生已分孤眠过,山枕檀痕涴。忆来何事最销魂,第一折枝花样画罗裙。
    分别后只觉得半生孤苦,枕上早已是泪痕点点。回忆起你最让我心动的一刻,是你那堪称第一的绘有折枝图样的彩色的罗裙。
    2虞美人·银床淅沥青梧老
    纳兰性德〔清代〕
    银床淅沥青梧老,屧粉秋蛩扫。采香行处蹙连钱,拾得翠翘何恨不能言。
    井边的梧桐在淅沥的秋风秋雨中渐渐老去,所爱之人的踪迹也在蟋蟀的呜叫中慢慢消失。所爱之人经行之处,如今已荒无人迹,布满了青苔。此时旧地重游,即便拾得美人遗下的翡翠头饰,也无法对人明言,只能徒自伤感。
    回廊一寸相思地,落月成孤倚。背灯和月就花阴,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。
    回廊之处曾经留下了多少令人刻骨相思的痕迹,而今旧地重游,相思成灰。独倚回廊,只有天边落月孤独相伴。吹灭灯火,在月光下走近花阴,寻找过去的踪迹。十年前的踪迹宛然犹在,十年前的那颗心还依然在胸膛跳动。时光流逝,岁月无情,埋藏在心里的那份情感历久旎新弥新,难以忘怀。
    3如梦令·万帐穹庐人醉
    纳兰性德〔清代〕
    万帐穹庐人醉,星影摇摇欲坠,归梦隔狼河,又被河声搅碎。还睡、还睡,解道醒来无味。
    寂寞独处,不停地饮酒,竟至沉醉。颓卧帐中,抬头仰望,只见满天繁星摇曳,仿佛就要从天空飞坠而下。狼河阻隔,回家的梦,被那河水滔滔之声搅的粉碎。闭上眼睛,让梦境延续吧,我知道,梦醒之时,更加百无聊赖。
    词人纳兰性德的诗词5
    1木兰花·拟古决绝词柬友
    纳兰性德〔清代〕
    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(一作:却道故心人易变)
    人生如果都像初次相遇那般相处该多美好,那样就不会有现在的离别相思凄凉之苦了。如今轻易地变了心,你却反而说情人间就是容易变心的。
    骊山语罢清宵半,泪雨霖铃终不怨。何如薄幸锦衣郎,比翼连枝当日愿。 (一作:泪雨零 / 夜雨霖)
    想当初唐皇与贵妃的山盟海誓犹在耳边,却又最终作决绝之别,即使如此,也生不得怨。但你又怎比得上当年的唐明皇呢,他总还是与杨玉环有过比翼鸟、连理枝的誓愿。
    2浣溪沙·谁念西风独自凉
    纳兰性德〔清代〕
    谁念西风独自凉,萧萧黄叶闭疏窗,沉思往事立残阳。
    是谁独自在西风中感慨悲凉,不忍见萧萧黄叶而闭上轩窗。独立屋中任夕阳斜照,沉浸在往事回忆中。
    被酒莫惊春睡重,赌书消得泼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    酒后小睡,春日好景正长,闺中赌赛,衣襟满带茶香。曾经美好快乐的记忆,当时只觉得最寻常不过,而今却物是人非。
    3画堂春·一生一代一双人
    纳兰性德〔清代〕
    一生一代一双人,争教两处销魂。相思相望不相亲,天为谁春?
    明明是一生一世,天作之合,却偏偏不能在一起,两地分隔。经常想念、盼望却不能在一起,看着这一年一年的春色,真不知都是为谁而来?
    浆向蓝桥易乞,药成碧海难奔。若容相访饮牛津,相对忘贫。
    蓝桥相遇并不是难事,难的是即使有不死的灵药,也不能像嫦娥那样飞入月宫与她相会。如果能够像牛郎织女一样,渡过天河团聚,即使抛却荣华富贵也甘心。